【謝宇程 專欄】「就業 KPI」應反對,但「職業訓練所」無不妥。為何?

【把大學當「職業訓練所」,我覺得是個可以考慮的選項。但大學設置「就業 KPI」,我就完全站在反對立場了。】

在日前一篇文章《該不該為大學設置「就業 KPI」?》刊出後,和朋友有些討論。在討論中,我提到了上述的立場。而我的朋友相當不理解,發問:「就業 KPI,與職業訓練所不是同一個邏輯的產物嗎?為什麼贊同其中一個,反對另一個?」

偏誤變質 KPI

我們先來前情提要一下,我在前篇文章中反對「就業 KPI」原因在於,目前各方提出的 KPI 無論是「謀職時間」、「起薪」、「與主修相關」…,其實長遠來看,這些其實並不這麼重要,甚至有很高的負作用。

要提高這些指標,其實都可能犧牲學生的自由度以及長期發展。我們都會認同:找到好的工作比快速找到工作重要,長期發展比初期薪資重要,而且主修發揮在工作之中的方式可以千變萬化。

KPI 這種東西,它的好處和壞處是相同的:為了要數量化,它要把複雜模糊的事情簡化,簡化到一個程度往往會根本地偏誤、變質。教育體系要幫助學生能更順利就業並不是壞事,但若為了行政需要,用偏誤且變質的方式影響、推動、迫使學生和老師,那就不好了。

但在另一方面,「職業訓練所」這一個概念不見得不妥,端看怎麼落實。其實我深知,以「職業訓練所」為核心,也可以衍生很優質的教育理念。

職業訓練墮落版

我們先來談談,「職業訓練所」怎樣的實踐會是「不優質」吧。

「職業訓練所」這樣的思維,若用某些方式來進行,確實會是極為不妥當。例如,太早(例如十五歲)就把學生鎖進某種職業的訓練培育之中,讓他花大量的時間學習只能適用在某個特定職業的知識與技術。

例如,太早讓學生認為,他只能、只該、只可以選擇某種職業,而選擇其他的職業都是可惜、可憐、可悲的「學不致用」。

又例如,太早讓學生誤以為,他這輩子只需要為某個職業準備,與此職業無關的知識與技能都不需要學,也不必理解廣泛的社會與產業事態。

教育,是要幫助年輕人成長,讓他們能夠面對未來,能建立自己的人生,能經營幸福的生活。而我們都知道,未來的社會變動快速,人生的走向也是高度不確定。因此,適合這個時代的教育,將是「培養學生駕馭變動」的能力。

為什麼許多人聽到「職業訓練」就覺得輕視厭惡?其實正是因為大多數時候,職業訓練的思維與方法,都流於僵化、短淺、狹窄。而在現代,這樣的職業訓練方式,非常有可能會坑害一個人的職涯,更是幾乎確定不利於一個人在職業中能開創的價值。

但是,僵化、短淺、狹窄不見得是「職業訓練」的必然面貌。這個時代,我們需要「職業訓練」是彈性、長遠、寬廣的;它不但應該是如此,也絕對可以達到。

職業訓練先進版

首先講個顯而易見的:某些專業技術人才必然仰賴大學培育,而且那是絕對良善,也是絕對必要的。例如,培育出訓練精良的醫生,必然是醫學院的教育使命;培養出優秀的法官與律師,也必然是法學院的使命。許多的職業就是困難的,需要大量先備知識與技能,例如教師、工程師、會計師、設計師…,我們需要大學培養這些人才,這是沒有疑義的。但「職業訓練」不只停在這裡。

更深刻的「職業訓練」將會包括培育年輕人不斷在專業上提升自己,理解職業環境的困境挑戰與變化。舉例來說,要培養軟體專業人才,絕對不是讓他把老師所教的知識和技術全部學起來就好。因為技術日新月異,重點其實在於教導學生運用各種資源,在離開學校之後不斷精進自己專業的深度與廣度,在各種產業、各種任務專案中都達成任務。

說更深一層,職業訓練可以包括培育年輕人如何透過自己的見解與技能,助益一整個團隊及機構。例如,一個軟體專業人才不只是要能「完成交付的任務」,更要可以看到自己的才能如何提升整個公司的價值,從公司內部的知識管理、決策流程、網路上的行銷管道,一直到公司的資訊安全策略…構想資訊和軟體如何讓公司更強健、更靈巧。一個成熟的專業者,不會只從自己為出發點思考,而會思考整個企業或組織的長期發展,以及自己如何和各種專業的人合作達成目標。

再看更深一層,職業訓練將包括培育年輕人前瞻外在環勢的變化,在這個背景下思考與規劃自己的職業定位。繼續上述的舉例,一個軟體專業人才也不會只站在公司的角度看自己,更會在整個國際社會和經濟體的角度下判斷:自己該服務於哪個企業、哪個產業、在專業領域做出什麼樣的成績,可以創造最大的價值。

反對,是因為想太少

還可以再更深一層,職業訓練會包括培育年輕人思考什麼是理想與美善的社會,並規劃如何用自己的職業生涯促成它的實現。我真的認識不少軟體高手,他們對於自己的職業見解不只是自己的發達,更包括運用軟體技能促成一個更公平、更透明、更便利的世界。

談到「職業訓練」,這些都是職業訓練。我完全支持高教擁抱「更深的」職業訓練;若高教不包括這些職業訓練,不但非常可惜,甚至可謂失職。

以為「職業」只是「賺一分薪水」,以為「職業訓練」只是「滿足受雇門檻」,這樣的見解本身就是不夠了解「職業」和「職業訓練」。

只要不流於僵化和狹礙的 KPI,「職業訓練」絕對可以長闊高深,絕對可以是高等教育的重要核心之一。

 

撰文|謝宇程

(圖片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7/07/31/11/04/reading-2557256_960_720.jpg)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