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竹亭:再談「教育傳播」

容我再闡述一些創造新教育思維和新學習行為之「能見度」的概念!

目前臺灣教育不論在大學或中學推動教學創新都可能窒礙難行,不是沒有錢,有心的教師人數雖然不算多,目前跳出來的又多有精英志士。主要問題是沒有學術或成績的替代價值!也是從一兄說的:沒有原學門系所的贖身價值。用白話文,就是眼睛裡只有論文和分數的人會認為,教育創新是不務實際、不務正業、曲高和寡、自我陶醉、甚至自欺欺人。

換一個例子,基礎科學或基礎工程在計算學術績效時,常常只考量學術期刊論文,期刊投稿接受率越低,讀者群越廣眾,期刊的學術指數就越高!挑剔的系所進行學術評鑑時,專書或專利的學術重量都無法與學術論文等量齊觀。但是科技部要求產學績效了,倏然之間專利的計數水漲船高。許多單位的升等評鑑就歡然接受產學合作計畫,發表專利和技術手冊專書也成為研究績效了。這就是所謂「贖身取代」!

筆者提到「工作能見度」只是個原則,什麼才是工作能見度的HOW & WHAT?傳播的首要目標就是建立公眾能見度,所以「教育傳播」的積極意義雖然是對公眾從事知識的轉譯,但也可以說就是提升教育能見度。教育創新的工作務必讓人聽到、看到、讀到、知道教學創新的內容、方法及教學環境的締造,還包括了教育創新的學術底蘊和學習、實踐、行動研究…的種種WHAT & HOW。

在此多媒體網路時代,新傳播工具垂手可得。影像電視媒體或許仍然昂貴,部分新世代學生也的確不喜歡使用文字,但是我仍然必須強調,就像發表學術研究論文,文字影像仍舊是「能見度」不可或缺的研究證據!教育傳播縱使未必能及時成為學術的「贖身取代」,但是教育傳播的功能絕對可以囊括(1)學習者的學習歷程及心得表達溝通紀錄; (2)師生及教學參與者的對話及活動;(3)教材教法的闡述與發表;(4)行動研究和理論的學術論作或發表;(5)新學習制度、新教材教法、新學習行為的展出平台…。

就像一個新革命思維出現時,必須創造辦報、出版或露出媒體的機會,搶到麥克風才有話語權。現在政府或重要單位都有發言人,立志從事創新的人在傳播上也沒有消極或悲觀的權利。同時學生也需要有學習表達、溝通的能力,當今真實問題的實踐學習多採小組學習,正適合將企劃、理論、行政、法規、預算、設備、庶務、聯絡、活動、記錄、傳播…,以分工合作來進行,就像處理社會實務一般。哪一個工作不需要做完後向主管單位報備成效?

未來教育的多元化及跨領域訴求並不是放棄固有學門,大學即使是重教學或實務導向也不可能捐棄研究,只是研究法將更廣泛的用到學術之外的範疇,用來利生,用來益世。

「教育傳播」正是打開未來多元教育的一把鑰匙!

 

撰文|陳竹亭

本文由 陳竹亭教授 授權轉載

(圖片來源: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6/11/14/03/14/child-1822471_960_720.jpg)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