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位高中物理老師的回信 / 臺大物理系教授 高涌泉

上星期一位「熱誠還在」的高中物理老師給我電郵,說要「請教課綱問題」,信上這麼說: 「教授您好: 基層教物理真的不是件輕鬆的事,縱使如此艱辛,但熱誠還在,確在每一次課綱修訂後就是對高…

Read More

【謝宇程 專欄】一個「在乎學生」的大學,會這樣面試學生

大學面試學生是否重要?曾經問過台大工學院教授,為什麼以前有面試部分學生,現在反而沒有?得到的答案是:「教授們覺得太浪費時間。」 在上一篇文章《一所「在乎學生」的大學,這樣錄取學生》…

Read More

【謝宇程 專欄】一所「在乎學生」的大學,這樣錄取學生

無論是我,還是其他關心教育的觀察者、寫作者,對大學招生都有許多批評。怎麼做才好,已經改革多次,目前還在爭論之中。 英國劍橋大學將學生的申請方式、校方的錄取流程,非常完整地寫在校方網…

Read More

【謝宇程 專欄】大學可以提供什麼樣的「產業課程」? (下)

從大學/研究所畢業之後,學生立刻將面對職場和產業的選擇、挑戰、考驗。學校可能做任何事幫助學生做好準備嗎? 在上一篇文章之中,我採訪了在卡內基.美隆大學就讀「娛樂科技」的台灣留學生,…

Read More

一位高中校長寫給大學的第三封信 ~~~系統變革中問題解決的新常態 / 簡菲莉

本文經作者簡菲莉同意轉載,原文原載於一位高中校長寫給大學的第三封信 ~~~系統變革中問題解決的新常態 我們需要一個甚麼樣的大學入學考招新制度? 探究這個問題的爭論來自各有立場的不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