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大學】社區大學的治理弔詭與危機

撰文|國立聯合大學資訊與社會研究所助理教授 陳君山
(原載於台灣立報)

台灣社區大學的特色有二:其一,不同於國外成人教育的發展,台灣社區大學在「解放知識,催生公民社會」的核心使命引導下,15年來一直從事「成人公民教育」推動與普及,致力提升成年公民素質。社大貫徹「做中學」教育理念,以在地社區議題與全國性公共議題為導向,透過具體行動與實際參與,讓教師、學員與社區民眾,從關切周遭的社區議題,漸次關切全國公共議題,透過課程、公共論壇、專題講座及工作坊,讓學員在社區大學形塑的學習場域的公共氛圍中,擺脫原有意識形態的束縛,就事論事,督促地方政府的公共決策,不再全然接受地方政府「由上而下」的單方面決策,不再任由地方政府將公聽會當成說明會之一言堂式「溝通」,透過各類公共論壇或公民論壇的形式,凝聚「由下而上」的共識,秉持共同治理的精神,參與政府公共事務決策,深化民主、鞏固民主。
Read More

【社區大學】夜空裡的羽翼

撰文|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講師 王欣華
原文載於台灣立報

當社區大學在夜裡點亮了學習的通道,我看見熱忱與動機的匯聚能量,也覺察角色置換間的微妙變化,更驚嘆個體互動間的無限可能……學習無所不在,無時無地,並且如影隨形。
也許是義務教育形塑了教學場域和知識傳遞的風格,學習者對靜默或被動的歷程習以為常,多年之後,當個體發展為具有自主決定權的成人,意識到自己內在的學習趨力時,各地的社區大學成為需求達陣的理想去處。華燈初上時刻,懷抱熱忱與動機的朋友們紛紛走進夜裡的學習通道,不同於以往的是,成人比學童增添更多意識及人生歷練。
Read More

【社區大學】在地知識的課程化-由社區大學的地方學談起

撰文|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創會理事長 顧忠華
(原文載於台灣立報)

自從1998年第一所社區大學設立以來,各個社區大學普遍開設與地方文史、生態、族群、特色相關課程,積極參與地方公共事務,承載起強化在地認同、培育地方人才、發展地方文化的重要使命。
可以說,社區大學秉持「立足社區、放眼全球」的胸襟,不斷推陳出新,將「在地知識」納入到各類(學術、社團、生活藝能)的課程中,創造出不少成人學習的新模式。
而地方學意味著一種「看見人與地方之間的情感依附和關聯,看見意義和經驗的方式。」如果將每個社區大學的地方學串連起來,自然而然地展現出五彩繽紛、活力充沛的一幅台灣圖像,也組合起立體的「台灣學」。
Read More

【社區大學】以您為傲,為您喝采--社大運動的教師們

撰文|台北市松山社區大學校長、開學文化董事長 蔡素貞

這星期剛為本校兩位教師的新書寫序,一位是木工公益修繕社指導老師黃俊修,一位是音樂欣賞鍾育恆老師。而這兩位老師正好是社大教師的縮影,也是社大生活藝能課程落實「解放知識、催生公民社會」的終身學習願景代表之一,他們在民眾喜好參與的藝能類課程中融入公共性、學術性的元素,讓社大藝能類課程的內涵不再只是偏狹的技藝傳習,讓民眾在取得所需的過程中,也能真正的學習並感受到社大成立的精神與目的。
黃俊修老師在松山社大是從電腦班學員進而成為社大木工課教師,隨角色的轉變他開始摸索如何寫教案如何規畫課程,不但授課專業受學員肯定,更進而在98年度帶著木工班學員成立「獻木松山——木工公益修繕社」,讓學員在做中學中也能將愛心與關懷,延展到需要關懷的獨居與低收長者身上。
Read More

【社區大學】社區,社大教與學的共同體

撰文|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監事 吳茂成
(原文載於台灣立報)

社區,社大教與學的共同體  ── 給台北市社大教師夥伴
社區是社大最棒的文化學習場域,也是最近的學習資源,身為社大教育工作者,如果不了解社區的困境,一如企業不懂市場。
我們先向內探究何謂大學?大學「University」一詞的原義是教師與學生為確保學術研究自由的結社組織,從地方社區發展到城市都會,就台灣來說,社區教育起於社學、大廟的私塾學堂。就學校特色而言,一所大學最被看重的是學風、教學社群及設備資源,就社大來說也是如此。身為社大教育工作者,我們必須珍惜、維護社大「知識解放,營造公民社會」的學風,那是台灣社區大學的特色風格,也是吾輩社大教育工作者的社會責任。
Read More

【社區大學】文化性地認識你的學生 在社大課堂解放知識

撰文|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常務理事 李易昆
(原文載於立報)

雖然從15年前為催生社區大學而奔走的各界人士,都期待社區大學不僅是終身學習,更希望社區大學扮演社會變革的任務,最響亮的自我期許,也被廣為討論的口號大概非「知識解放、公民社會」莫屬。
經過15年經營,社區大學遍布全國,數十萬民眾參與過社區大學的學習,社會已經廣泛地認識了社區大學,但是我們作到了嗎?
顯而易見的,我們尚未作到。姑且不說一般性的社會形象,即便是親自參與在社區大學第一線教學工作中的講師,也不見得有機會認識到自己正參與在一個知識解放的運動中。
隨著社大普及,吸引了大量民間各領域的老師傅或藝能類講師投入社大的教學工作,這些講師在各自專業領域都是專家,對於傳授給民眾他們專業領域中的知識或技術,他們不會感到多大困難。一般而言,一位教授兩年以上的講師大約都可自行摸索出安定課堂學習的教授技巧與方法。但是,如何從教學中帶領學員認識社會公共性,領略到「知識解放」的境界,卻不是容易的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