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基礎科學系列講座第12期 現代醫學的興起

探索12_海報-01生老病死是人生最基本的事實,無一不與醫學有關。而我們對於醫學的想像,總不脫「現代醫學」的窠臼。殊不知在人類醫學史上,現代醫學是非常晚近的產物。因為現代醫學以現代科學為基礎,與傳統中、西醫學皆不同。而現代科學又是最近五百年的產物,直到十九世紀才形成完整體系,成為探索、改造自然與身體的利器。難怪臨床醫學的里程碑,從十九世紀起一一樹立,而集中於廿世紀中葉。廿世紀是現代醫學的世紀。
現代醫學的興起,不只制約了我們對於醫學、甚至對於人生的想像,還創造了棘手的後果:高齡社會。高齡人口的健康問題凸顯了現代醫學的所有弱點,例如不擅於處理多因性疾病(如老化)、為人生平添了艱難的選項(如安樂死)等。
Read More

【探索十】張益唐-半生磨劍,一舉揚名天下知的數學家(完)

作者│陳文楠(國立清華大學物理所畢)  
責編│Vita Chen (國立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   

從1991年在普渡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畢業開始,到1999年後進入新罕布夏學院擔任非編制內助教的數年間,是張益唐人生中算是最為艱困的一段時期。在大環境蘇聯數學家的湧入,個人與指導教授關係的不熱絡與自己對博士論文的不滿意造成不願意發表,張益唐在求職上碰到了巨大的困難,連一個正常該有的博士後研究職缺都尋覓未得,一時在生活中面對了極大的困境。那為什麼張益唐不回到中國去工作呢?回到1991年,當時張益唐要回到中國是有很高的難度的。這是因為1989年的六四民運,在海外的張益唐是同情與支持天安門上的學生運動,在廣義上他是被歸類與海外民運分子密切互動的人,因此在客觀上當時他是很難回到中國任職,在主觀上他也不願意回到當時的中國任職。
Read More

【探索十】張益唐-半生磨劍,一舉揚名天下知的數學家(二)

作者│陳文楠(國立清華大學物理所畢)  
責編│Vita Chen (國立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  

張益唐本身帶有傳奇色彩的一生,從他就讀北京大學數學系78級開始。這是文化大革命之後,北京大學數學系首次恢復招生的級別。那一年的入學生,是多屆混齡的,最大到三十多歲,最小到十六七歲。張益唐1955年生,當年進北大數學系時,已23歲了。為什麼當年的北京大學會是這樣的一個情形呢?原因是文化大革命時,整個中國的高等教育幾乎全面停擺,所謂的知識青年必須下鄉去插隊,向廣大的工農群眾學習。此中的詳細情形,可以由近代作家阿城的中篇小說《棋王》一探究竟。那當時的中學生呢?則可以由一部改編自作家王朔的中篇小說《動物兇猛》而成的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得知:當時中學生在學校的讀書學習是極其隨性自由的,師生的位置常常是顛倒的。總知,在大時代的浪潮下,張益唐以現今來看的23歲高齡,進入了北京大學就讀,開始了在數學上的專業學習。在文革剛結束,一切草創相對開放的時代背景下,在北京大學自由學風的傳統下,張益唐一頭栽進了純數學研究,奠定了一輩子與數學相伴的基礎。
Read More

【探索十】張益唐-半生磨劍,一舉揚名天下知的數學家(序)

作者│陳文楠(國立清華大學物理所畢)  
責編│Vita Chen (國立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   

在2013年的數學界有個激勵人心的研究與突破,鼓舞了許多默默從事學術研究的學者們,其研究的重要性與突破和主角傳奇性的人生,都讓人想起百餘年前一代物理學巨擘愛因斯坦的境遇。這就是本文要介紹的主角,華人數學家張益唐的故事。
在講述張益唐不凡的一生前,先談談他今年四月投稿在數學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的一篇論文“質數間的有限間距”<<Bounded gaps between primes>>。在這篇論文中,他首次證明了無窮多的孿生質數對,其差小於七千萬。

此一關於質數的研究,解決了人們長久來對於孿生質數是否具有無窮多的分佈這一猜想。那這樣的一個研究,是屬於一個大問題呢?還是數學研究的一個小分支呢?我們可以由它隸屬於著名的希爾伯特23個數學問題,而得知張益唐的研究是極其重要的!那什麼是希爾伯特的23個基本問題呢?這是一代數學巨人—十九世紀數學家代表大衛-希爾伯特(David Hilbert),於1900年在巴黎召開的國際數學家大會,在一系列演講“數學問題”中提出23個他對於數學這門學問全面思考的基本問題,其直接影響了整個二十世紀的數學研究發展方向。在這二十三個問題中,1-6是數學基本問題,7-12是數論問題,13-18是代數與幾何問題,19-23是屬於數學分析問題。這23個問題經過整整一世紀的奮鬥,大部份已經獲得解決了,但仍有少數仍未攻克。而最新被證明的,就是第8道問題中關於孿生質數的猜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