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複賽工作坊-讀與寫的重要性-王道還教授

【側寫/沈伶鎂】

「讀與寫的能力,在求學及人生過程中,都是你最重要的能力」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退休)、台灣大學共同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王道還,在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複賽工作坊中指出,這項比賽的賽制安排,似乎讓不少人誤以為強調「聽」、「說」的舞台表演是重點,而「讀」、「寫」只是用過即丟的敲門磚。

王道還教授特別藉8月22日的這場座談提醒同學,絕對要重視閱讀與寫作的能力,因為文字是複雜思考不可或缺的工具,而透過複雜思考,方能發揮才智的潛力。

採借文明與創制文明

王道還教授首先從基本事實來說明,為何他強調讀寫能力的重要性。王道還教授提到,人類是唯一遍布全球的物種,但只有極少數人類社群創造文明,絕大多數社群是「採借」文明成就,而非「創制」文明,而事實上直到二十世紀,仍有社群生活在石器時代。

「為什麼呢?」王道還教授解釋,因為只有極少數社會發明文字,在與世隔絕的社會裡沒有一個發明過文字。發明文字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古人嘗試過許多次都失敗,「人類創造的物事,是以文字最為重要也最困難」,王道還教授補充,同學認為困難的東西,包括數學、物理等等,都是文字發明之後的事情了。

王道還教授說,觀察全球人類社群可以發現,極少數社會發展出文明、極多數社會不使用文字。最古老的文字在5300年前在兩河流域、今天的伊拉克才出現,但最早的文字跟我們熟悉的文字完全不同,當時功能只有一個:用來記帳。然而,記帳文字不需要文法,因此也不能用來寫作,作文要到幾百年後才發展出來,而過去讀與寫的本領是貴族才會,直到二十世紀才成為一般人的必備技能。

說話是天性 文字需學習

「我想告訴大家,說話是天性,但學習文字並不是天性」王道還教授解釋,說話不需要刻意學習,就像把剛出生的小孩丟到泳池不用擔心溺斃一樣,這是天性。但是文字是人類發明的,閱讀是極端困難的認知技能,這是必須艱苦卓越的學習。他甚至認為,所有的正規教育核心應該都只有一個:教導學生如何閱讀。

王道還教授表示,從幼兒園開始的各級教育核心,應該都是閱讀能力的培養,因為我們腦袋中沒有現成的閱讀晶片,這是後天磨練出來的,我們必須自行組裝閱讀晶片,這是很困難的。他說明,使用文字絕非理所當然,而是涉及兩個步驟:發明文字、強迫大腦建立處理文字的機制。

善用文字 突破人腦極限

王道還教授進一步解釋,人類的腦子如何突破有限的認知?如果我們只將想法存於心中、腦中,是無法對它進行反思與客觀批判,必須將其化成白紙黑色,將文字客體化之後,才能進行客觀批判。「每個人都有抽象思維能力,沒有一個人不具備這種能力」王道還教授強調,如同肌肉能力可以藉由技術增強,思維力量也可以透過技術來放大,因為人類最獨特的適應方式,就是利用技術。他說,我們一般熟悉的技術都是物質技術、操弄物質,但事實上另一個技術更為重要,亦即智力的技術、增強思維力量、開發才智的技術,而最基本的才智利用工具就是文字,文明與科學都是高級才智工作的產物,都是源自複雜的思考。

「人腦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才可能產生大智慧」王道還教授表示,人類生活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每個社會都在實驗及尋求開發腦力的法門,但多數並未找到敲門磚,就是因為未能利用文字。文字是紀錄、整理、傳遞的利器,儲存在文字中的知識,能讓不相干、不相識、不同時空的人都能學習,每個社會的集體認知是有限的,但文字可以讓人突破自身歷史、經驗的限制,傳遞知識、想像與願景。

讀寫基本功 切莫輕忽

 「我非常不滿意,很容易看出來,各位都是一知半解、捕風捉影」針對參賽者的短講,王道還教授指出,許多同學不僅文字使用能力待加強,對於事實的查核也不夠仔細。他提醒,進入一個新領域,首要之務就是學習新的術語,以及利用那些術語的方式。今年競賽主題是操弄基因的先進技術,因此必須先弄清楚關鍵術語的意義,例如:基因、基因體、DNA、演化、馴化等等。

「你不理解這些關鍵術語,就沒辦法有意義的討論問題」王道還老師表示,這次參賽者除了基本觀念及正確性有待加強外,還有幾個常見的問題:贅字太多、句子太長、誇張不實。他強調,讀與寫是舞台表演的基礎,唯有讀懂了才能正確表達,而寫作則是釐清邏輯關係的最佳方式。他再次期勉同學,讀與寫不僅是學校教育,也是人生過程中的基本功,未來的世界很重視透過閱讀及自行學習的能力,藉此不斷累積經驗、鍛鍊智慧,這會是成功人生的基礎。

文章分類 2019競賽側寫, 2019青年尬科學, 競賽側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