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北一女中-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如同隊名一般,來自北一女中的「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身為此次唯一全由高一學生組成的隊伍,憑著初生之犢不為虎的精神衝進決賽,雖然在短講階段因緊張造成卡詞處較多,有較明顯的失誤,仍在問答環節冷靜自信的應對,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先以模擬生技公司廣告的形式吸引全場,向觀眾呈現這樣看似荒謬的宣傳內容卻是真實存在於電影《千鈞一髮》中的故事情節。對於主角文森的介紹,「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秀出根據電影中資訊所作的出生檢查報告,其中心臟病的患病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接著簡短介紹心臟病的病因與人類演化過程中CMAH基因的功能喪失有關。

電影《千鈞一髮》背後隱含關於基因優劣論的深刻反思,但「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在此表明立場,認為疾病或好的表徵只是衡量基因在特定環境中的情況,基因本身是無好壞之分的。提及是否以CRISPR技術編輯胚胎,「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以著名學者賀建奎所說目前的成功率僅百分之四十四,表示該技術尚未成熟,有可能面臨切除錯誤基因或造成原有機制受損,進而延續到下一代,並表示贊成篩選基因會造成社會不平等與基因多樣性下降。

而談到為什麼天生缺陷的主角最終仍能成功,「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認為是後天環境影響,並提出表關遺傳的論點,以荷蘭飢餓之冬事件為例,證明飢餓改變了三代荷蘭人的基因表現。結語處,「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表示基因不是一切,並以分子生物學家詹姆士華生所言,我們可以繼承DNA以外的東西是遺傳學令人激動之處,漂亮收尾。

進入詰問環節,「碳為觀止」請她們說明短講中提到的表關遺傳和拉馬克用進廢退學說的相異處。「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回答後者的論述中後天所發生的改變會持續向後代傳遞,而前者在後天所造成的改變則會逐漸消失且發生過程是隨機的。(編按:這裡對兩個學說略有誤解,他們之間最大的差異應為前者提供了可能且合理的作用機制,雖然尚未完全明瞭;後者提供的作用機制,生命汁,則是較難以被接受的。兩者的後天影響都會追隨環境變化而延續或消失,且作用過程並非隨機。)

「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則詢問基因編輯的安全性該如何把控,還有CRISPR技術要到多精確才算成熟。對此,「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回答較為片面,認為基因編輯的安全性端看該技術的成熟與否,且以CRISPR技術為例,應至成功率達百分之百時方為足夠成熟。

評審答問階段,周成功教授試圖給予一次機會,請她們在不超過三句話的空間裡,闡述《千鈞一髮》這部電影的主旨。在她們回答「基因不是一切,後天的所做所為可以改變你的生命,還是能活出精采人生」,但似乎不是電影背後隱含的要旨,因此周成功教授再給予引導,請她們說明電影中從基因組成推算出來的罹病機率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對此,「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承認對此不甚了解,由周成功教授說明此為流行病統計學所得出的數值,是相關性而不是絕對。

陳雅慧總編輯則請三位同學各自分享看完電影後對自身價值觀所產生的衝擊。「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回答除了在那個世界裡以基因認定人的價值之外,主角文生以努力和意志力克服基因上的缺陷亦使他們佩服,另外則是或許生命中還是需要一點不完美,克服後能成就燦爛的人生。

整體而言,「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在問答階段展現積極的態度,卻在短講環節展現較大的破綻,且在回答科學性問題上較不能抓住要點進行表述,或許在平時練習中要多做模擬現場的練習,累積經驗,相信未來在台上能更加完整成熟的展現準備的成果。

文章分類 2019競賽側寫, 2019青年尬科學, 競賽側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