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新竹女中-Bad Girls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Bad Girls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以激昂的語調訴說觀點,來自新竹女中高三的Bad Girls或許沒有最強硬的科學基底,卻用質樸真誠的心在決賽中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最終從七支隊伍中出線,用最踏實的付出與努力拿下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的冠軍!

「Bad Girls」先是中規中矩開場,直接切入所選電影《愛的代價》的介紹,有別於其他組的是,她們接著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演出一小段類似於電影的番外篇,帶著所有人一起回顧電影情節,並在這段扮演中對龐貝氏症的病因和治療,包含藥物Myozyme、幹細胞移植過程與CRISPR基因編輯技術都進行較深入的解釋,在表示基因編輯的時代已成必然的同時,卻也表明出編輯人類受精卵的爭議。雖然在這部分的短講,「Bad Girls」略有失誤,但她們很快反應過來,對整體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再來,「Bad Girls」提及中國學者賀建奎的研究,使用CRISPR技術對一對雙胞胎寶寶進行基因編輯,認為其「殘忍」地讓姊妹成為對照組,引發人道上的爭議。「Bad Girls」表示對於基因編輯技術的應用,我們需要合宜的規範加上透徹的了解,並引用諾貝爾得主尼倫伯格的所言:「操縱遺傳密碼的力量最終由社會決定。」

接著,「Bad Girls」展示出她們在學校進行問卷調查的結果(編按:提供母體原為統計調查中相當重要的因子之一,記得主動附於圖表中),發現大部分人贊成基因編輯修改受精卵,也認為治療罕見疾病是社會責任,更加強調自己的觀點。更令人驚訝的是,「Bad Girls」分享他們聯絡陳桓崇博士與罕見疾病團體所收穫的鼓勵與感動,更堅信為弱勢發聲的目標,也顯示出他們為了競賽付出的心力與對社會的關懷。最終,「Bad Girls」說:「真正的改變不是一個人做了所有,而是所有人都做了一點點改變」,為短講畫下溫暖的句點。

進入詰問環節,「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提出以CRISPR進行基因修復需要正確的模板,那麼如龐貝氏症這種體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又該如何以此技術進行修復,「Bad Girls」回答CRISPR所需的參照模板除了使用對應的同源染色體序列外,亦可另外由外界給予,顯示其有較完整的背景知識。「巴拉拉小魔仙」提問為何她們以「殘忍」形容賀建奎的研究,「Bad Girls」表示賀建奎蓄意不對雙胞胎中的另一個進行基因編輯,讓他成為對照組,不是真的要對這對小孩好,是謂「殘忍」。雙方在此次對答中展現出各自不同的觀點,也以己方觀點說服對方,過程火花四射,給評審留下深刻印象。

評審答問階段,阮麗蓉研究員先請她們就知識財產權,換言之,追溯這些藥物開發前很多非藥廠人員投入的努力,討論為什麼是由藥廠來決定藥價,而消費者就只能接受。「Bad Girls」回答藥廠是最終使知識累積化為實物的重要環節,因此他們有資格獲利。何佩玲執行長則有意延續「巴拉拉小魔仙」對「Bad Girls」的提問,針對她們對「巴拉拉小魔仙」所產生的強烈情緒反應,和她們討論藥物的臨床試驗過程同樣是產生了許多的人體對照組。對此,「Bad Girls」以電影中的案例,在藥物進入臨床實驗時,徵求三個患者試驗皆為給予真藥,且眾多患者皆爭先恐後的想成為那三個幸運兒,說明這樣才是不「殘酷」的選擇。

客觀而言,「Bad Girls」的「殘酷」較偏向以結果導向的看法,科學研究必須擁有對照組才能進行實驗,且真正施加基因編輯後也不一定是樂觀的結果;然而,以競賽的觀點,她們能捍衛自己的看法並嘗試增加說服力,展現出的積極精神值得嘉許。最後評審講評道,「Bad Girls」除了以問卷調查論證己方觀點,更重要的是主動尋求專業協助、加深知識背景並為短講增添不同之處,使她們在本次競賽中成功拔得頭籌,拿下2019年冠軍的寶座。

 

文章分類 2019競賽側寫, 2019青年尬科學, 競賽側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