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嘉義女中-碳為觀止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碳為觀止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三個來自嘉義女中的高二女孩,因意外而相聚,以真誠打動全場,憑著一路穩健的風格挺進決賽,誓言讓大家「碳」為觀止。這次,他們選擇《侏儸紀世界》,一部廣為人知的科幻冒險電影作為引子,對於發明家諾貝爾的名言:「人類從新發現中得到的好處總要比壞處多」提出探討。

一開場,「碳為觀止」以潘朵拉的盒子比喻人類的新發現,儘管因為緊張而失誤,卻在三個人默契的團隊精神中順利化解停頓的場面。接著,「碳為觀止」描述電影中人類為了利益製造帝王暴龍,卻沒想到透過基因編輯技術,讓牠意外擁有突破關卡的能力,印證生物技術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般。

接下來「碳為觀止」介紹CRISPR這項基因編輯技術,或許能使電影的情節成真,卻也質疑製造出的物種只是商品,不把生命視為生命。再來提到基因定序技術能用來檢測並預防疾病,並以擁有乳癌家族遺傳病史的影星安潔莉娜裘莉為例。短講中另外提到《死亡教我的歌》一書,作者擁有遺傳病史,在各種檢測與預防後仍不幸死於胰臟癌,因此「碳為觀止」反思人生課題重大,做了這麼多還是無法挽回一個人的生命,那真的有必要用基因編輯技術來修改人類受精卵嗎?

「碳為觀止」主張科學與技術是讓生命更加美麗,而非改變生命的本質,應秉持科學的態度,不妄想成為上帝,不為滿足個人利益,勿忘初衷才能從新發現中獲得好處,扣回主題。最終回顧競賽一路的體會,分享「善良是一種選擇」,也分享一路來收穫的「科普精神」,在暖意中為短講畫下句點。

進入詰問還節,有鑑於發問時間的延長,先攻的「Bad Girls」和後攻的「哥是傳說」不約而同,選擇先就背景知識發問,分別詢問電影中的帝王暴龍是如何透過基因植入獲得樹蛙調節自身紅外線輻射的能力,以及細菌是如何應對噬菌體的首次攻擊,再以短講主旨出發,分別問及何謂科學研究的初衷和基因編輯技術為何是「讓生命更美麗」而不是「改變生命的本質」。對此,「碳為觀止」明顯較擅長和自己主旨相關的問答,先是表明科學研究的初衷為去解決問題,進而為全體人類創造最大福祉;再以花朵比喻生命,回答我們有權利讓一朵花綻放的更美麗(治療罕見疾病)而非將它從根本上化成一棵大樹(編輯人類受精卵)。

評審問答的部分,陳俊宏教授希望隊伍能就基因編輯對生態和演化所造成的變化提供進一步的補充。「碳為觀止」闡述基因編輯就像是人類去扮演上帝,但因為無法確定環境的變化而可能不慎把未來有優勢的基因剔除,對此持負面看法。陳俊宏教授便質疑眾多科學家競相研究基因編輯,代表其中必是有好的部分,可惜時間所剩不多,「碳為觀止」依舊只提到醫療的層面,便草草結束答問。

不過,接著提問的阮麗蓉研究員決定再給予「碳為觀止」一個機會,延續陳俊宏教授的問題,請他們跳脫人類,就動植物基改,尤其是基改食物進行發揮,詰問基因編輯對生態演化都是不好的嗎。「碳為觀止」以基因轉殖後的抗病香蕉為例,說明這個新創造的物種能更適應全球暖化之後的氣候環境,對人類社會是好的。阮麗蓉研究員進一步引導,如果考慮到的是其他的物種,整個生態大尺度的演化呢,活的很好的香蕉會不會影響到其他的物種,那人類是否要承擔這個後果。「碳為觀止」表示如此便需要更多方面的考量方能確定是否繼續發展基因編輯這個技術。

「碳為觀止」的短講是本次競賽中唯一選擇《侏儸紀世界》的隊伍,可惜在詰問環節,尤其是和兩位評審答問時未能跳脫其人類本位的思考,從全生態環境的角度來看基因編輯這個議題,使其表現略為失色,從而和優勝失之交臂。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北一女中-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如同隊名一般,來自北一女中的「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身為此次唯一全由高一學生組成的隊伍,憑著初生之犢不為虎的精神衝進決賽,雖然在短講階段因緊張造成卡詞處較多,有較明顯的失誤,仍在問答環節冷靜自信的應對,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先以模擬生技公司廣告的形式吸引全場,向觀眾呈現這樣看似荒謬的宣傳內容卻是真實存在於電影《千鈞一髮》中的故事情節。對於主角文森的介紹,「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秀出根據電影中資訊所作的出生檢查報告,其中心臟病的患病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接著簡短介紹心臟病的病因與人類演化過程中CMAH基因的功能喪失有關。

電影《千鈞一髮》背後隱含關於基因優劣論的深刻反思,但「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在此表明立場,認為疾病或好的表徵只是衡量基因在特定環境中的情況,基因本身是無好壞之分的。提及是否以CRISPR技術編輯胚胎,「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以著名學者賀建奎所說目前的成功率僅百分之四十四,表示該技術尚未成熟,有可能面臨切除錯誤基因或造成原有機制受損,進而延續到下一代,並表示贊成篩選基因會造成社會不平等與基因多樣性下降。

而談到為什麼天生缺陷的主角最終仍能成功,「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認為是後天環境影響,並提出表關遺傳的論點,以荷蘭飢餓之冬事件為例,證明飢餓改變了三代荷蘭人的基因表現。結語處,「顏值不需要被編輯的少女們」表示基因不是一切,並以分子生物學家詹姆士華生所言,我們可以繼承DNA以外的東西是遺傳學令人激動之處,漂亮收尾。

進入詰問環節,「碳為觀止」請她們說明短講中提到的表關遺傳和拉馬克用進廢退學說的相異處。「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回答後者的論述中後天所發生的改變會持續向後代傳遞,而前者在後天所造成的改變則會逐漸消失且發生過程是隨機的。(編按:這裡對兩個學說略有誤解,他們之間最大的差異應為前者提供了可能且合理的作用機制,雖然尚未完全明瞭;後者提供的作用機制,生命汁,則是較難以被接受的。兩者的後天影響都會追隨環境變化而延續或消失,且作用過程並非隨機。)

「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則詢問基因編輯的安全性該如何把控,還有CRISPR技術要到多精確才算成熟。對此,「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回答較為片面,認為基因編輯的安全性端看該技術的成熟與否,且以CRISPR技術為例,應至成功率達百分之百時方為足夠成熟。

評審答問階段,周成功教授試圖給予一次機會,請她們在不超過三句話的空間裡,闡述《千鈞一髮》這部電影的主旨。在她們回答「基因不是一切,後天的所做所為可以改變你的生命,還是能活出精采人生」,但似乎不是電影背後隱含的要旨,因此周成功教授再給予引導,請她們說明電影中從基因組成推算出來的罹病機率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對此,「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承認對此不甚了解,由周成功教授說明此為流行病統計學所得出的數值,是相關性而不是絕對。

陳雅慧總編輯則請三位同學各自分享看完電影後對自身價值觀所產生的衝擊。「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回答除了在那個世界裡以基因認定人的價值之外,主角文生以努力和意志力克服基因上的缺陷亦使他們佩服,另外則是或許生命中還是需要一點不完美,克服後能成就燦爛的人生。

整體而言,「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在問答階段展現積極的態度,卻在短講環節展現較大的破綻,且在回答科學性問題上較不能抓住要點進行表述,或許在平時練習中要多做模擬現場的練習,累積經驗,相信未來在台上能更加完整成熟的展現準備的成果。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瀛海中學-魚尾紋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魚尾紋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一路闖過賽程的各項挑戰,來自台南市瀛海中學的「魚尾紋」成為母校第一隻殺進決賽的先鋒部隊,團隊精神不只體現在隊伍名稱上,更在各種互助合作展露無疑,儘管最終沒能在七支決賽隊伍中脫穎而出,卻在此次競賽留下亮眼的一筆。

「魚尾紋」以小戲劇開場的方式使人眼前一亮,進而承接關於龐貝氏症與電影《愛的代價》情節的介紹,描述兩個主要角色──父親和醫學博士因各自的難題選擇合作,以終生服藥為誘因,克服藥廠不支持研發罕見疾病藥物的問題。「魚尾紋」也另外介紹其療法與機制,並提出利用基因編輯技術提前治療,是否能更快速有效?接著細思人道議題、未成熟技術、基因片段摻雜未知症狀皆是需要考慮的風險,而後分享關於誘導氏龐貝氏症幹細胞的最新研究。

這些研究無疑是罕見疾病患者及家屬的一絲曙光,是能徹底根治的機會,讓他們不再承擔沉重的「愛的代價」。「魚尾紋」進而反思,新藥研發需要資金、人才與設備,但若僅以利益作出發點,罕病患者就沒有被治療的權利嗎?因此「魚尾紋」認為治療罕見疾病是社會責任,並認為社會有照顧更多人類的實力,建立更完善的福利制度。

最終,「魚尾紋」提及基因科技對未來的無可限量,並回顧整個賽程的發表,了解科學研究的影響力、評估危險性、並試圖用於社會之上。面對基因編輯的時代來臨,「魚尾紋」期許能以不斷嘗試的科學精神,清楚科技誕生的意義,為社會帶來更大福祉。

在詰問的階段,先問隊「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提及有些人認為遺傳疾病是不需要治療的,應當讓患者遵從物競天擇,自然地從人類基因庫中淘汰,詢問「魚尾紋」對此的看法。「魚尾紋」回答就道德倫理而言,我們不能放棄救助任何病患的機會。「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再問電影中所提及的「孤兒藥」的含意,「魚尾紋」認為那是指龐貝氏症的酵素替代療法,此次對答未能成功定義何謂孤兒藥,顯得較為可惜。(編按:「孤兒藥(Orphan drugs)」指的是專門用於治療罕見疾病的特效藥物,因為市場需求太小導致藥物要價高昂或少人投入開發,取自這些藥物如孤兒般孤苦無依且乏人重視。)

後問隊「Bad Girls」則針對「魚尾紋」在短講中提出的藥價數據和龐貝氏症基因篩檢提出質疑。認為「魚尾紋」提供的藥價估算並未考慮到隨著患者體重增加,需要的藥物量亦會隨之急速攀升,且該基因篩檢嚴格說起來更像是在抽樣檢查。對此,魚尾紋未能提供有力的解釋,只說前者藥價數據是查詢結果,而龐貝氏症的基因篩檢在未來應可人人進行。

評審答問環節,何佩玲執行長請「魚尾紋」就「如何看待演化在人類基因中所扮演的角色」進行討論。對此,「魚尾紋」似乎有些急於捍衛自己的論點,在三人輪流接力下分別提及演化是有好和不好的,不好的就會成為疾病,且這是由環境進行選擇的,然而「魚尾紋」在評審的追問下有些怯答,而錯失能藉此發揮論點的機會。

周成功教授則詢問除了發病後的治療,是否有其他辦法能避免患有龐貝氏症的孩子誕生,希望他們能就產前的基因篩檢進行討論。可惜或許對「產前基因篩檢」不甚了解,在評審的引導下,「魚尾紋」仍舊未能切中問題核心。接下來,周成功教授換了一個問題,詢問罕見疾病的藥物開發基於其特殊性是否應當有另一套有別於一般藥物開發的試驗標準。對此,「魚尾紋」回答罕見疾病的藥物開發確實比其他一般疾病辛苦,可能會需要更長的時間,此次應答因時間限制而倉促結束,使得未能有更多論述空間。

雖然「魚尾紋」在短講部分有平穩的表現,但在問答上稍嫌吃虧,未能在當下即時反應並提出漂亮的答案,錯過優勝隊伍的頭銜。期待未來除了在短講中的準備,隊員彼此之間能就議題先進行深度討論,或許能在比賽場上更自信的提出己方論點,有更加精采的表現。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臺中一中- 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一直以獨特幽默串起短講的「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由三名台中一中的學生組成,從隊名到敘事都展現出自己的獨有風格,一路挺進決賽的會場,雖然未能拔得頭籌,卻也成為七支戰隊中獨樹一幟的一抹色彩。

短講的開始,「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以小戲劇的方式引入《愛的代價》,一部以龐貝氏症為題,展現親情,同時也探討罕見疾病與新藥研發的電影,接著深入介紹龐貝氏症的病因與症狀。「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以科學入世及應用為題,提出罕見疾病的治療在現實和電影中都是難題,並從法律和商業兩層面進行闡述,耗時的研發過程與大學內教授的評選制度的衝突、商業上的利益糾葛都會成為限制。為驗證罕見疾病是否耗費很多社會資本,「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提出政府數據,與癌症相比,罕見疾病患者人數較少卻耗費更多資金,也需要更多社會與企業的關注,因此主張治療罕見疾病是社會責任,以社會力量彌補政府無法補足的部分。

接著,「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比較新興基因編輯技術和傳統藥物治療的優缺點,藥物治療需要長期成本投入和副作用,而基因編輯可以解決教複雜的治病原因,技術卻仍不成熟,且尚有道德法律人權議題。

短講的最後,「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提及基因的好壞只是以演化的結果而論,基因本身沒有好壞,而是環境影響基因表現,論證清晰,可惜這邊未能對自己所提出的「正選擇」與「負選擇」進行定義,且內容上也與複賽的發表稍微重疊。最終以深刻的反思:「愛的代價不只是負擔,也是體會」結束此次短講。

進入詰問環節,先問的「巴拉拉小魔仙」和後問的「魚尾紋」皆瞄準他們在短講中的論點「治療罕見疾病是社會責任」,分別就健保給付和藥物開發提問。「巴拉拉小魔仙」詢問某項疾病納入健保給付的標準是什麼,又如他們在短講中所提及的目前罕見疾病的給付佔健保整體的百分之三點八,應不應予以調整。對此,「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回答健保給付的標準是建立於對該疾病療程的熟悉程度和癒後期望,但大原則還是建基於是否有社會需求。另外他們也認為健保對罕見疾病的給付維持現狀就好,在全民健保的框架下不能全部給付,也不能無限上綱。

評審答問階段,陳俊宏教授詢問在台灣罕病病患有健保制度協助,那生活在其他弱勢國家的罕病患者又當如何解決其問題。「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延續他們在短講中的論點,認為這些藥物的開發係企業的社會責任。陳俊宏教授提醒到「在商言商」,在實行層面上往往和理論會相衝突。「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回答這就是政府要出手的時候,透過獎勵制度提供誘因,使藥商願意投入開發,然而此回答依舊未能考量到當政府失能的根本解決問題之道。

陳雅慧總編輯則脫離科學從人文的觀點切入,詢問在藥物開發中,患者家屬的熱切需求和科學研發的冷靜客觀之間該如何分界。對此,「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在討論後同樣以人文的角度給予回應,認為在每次的研發中,研究者心中都會分別有熱情與理性的化身,經由二者的協商將可取得平衡。

「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試圖以求新求異的表演方式在競賽中脫穎而出,然受限於表演方式,較忽略了科學短講中的科學性也是重要關鍵,雖然未能在本次競賽中獲得優勝,「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藉此機會向大眾傳達了另一種科普傳播的方式,大方表達對議題的見解。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新興高中-巴拉拉小魔仙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巴拉拉小魔仙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當身邊的同學都在與考試壓力拼搏,一群來自桃園私立新興高中的高三學生選擇投注心力於科學,犧牲休閒時間,憑著穩定的發揮和不懈的堅持,像巴拉拉小魔仙一樣發揮過人的魔力,最終獲得季軍的殊榮。

短講一開始,「巴拉拉小魔仙」以說故事的方式點出引子《愛的代價》這部電影,進而探討議題。《愛的代價》描述一個父親為了兩個患有龐貝氏症的孩子奔走,和優秀的科學家合作,一路追求能治癒孩子的解藥,值得一題的是電影中的醫學博士是真實取材自台灣中研院院士的陳垣崇博士。

「巴拉拉小魔仙」再來介紹龐貝氏症及其目前的療法,並提出能以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去徹底解決罕見疾病的問題。對於這項議題,「巴拉拉小魔仙」認為罕見疾病需要社會各界的努力,並從個人、社會團體、企業、政府四方面一一陳述,舉例政府方面建立的健保制度就有針對非典型尿毒溶血症的補助。儘管疾病是所有人都不樂見的,「巴拉拉小魔仙」主張基因沒有好壞之分,並以好萊塢著名侏儒症演員彼得汀克萊傑為例說明。

在短講的尾聲,「巴拉拉小魔仙」再次強調對於罕見疾病的治療,社會的幫助不可或缺,他們更自發性的在學校進行問卷調查,發現接近六成的同學都願意成為號召者、認為應擔起社會責任並且願意投資罕見疾病的新藥研發。最終以國父孫中山的名言:「社會國家者,互助之體也。」為此次短講賦予一個強而有力的結尾。

        進入詰問階段,先問隊「哥是傳說」選擇向「巴拉拉小魔仙」拋出哲學中經典的「電車難題」,詢問若資源有限,那麼他們會選擇治療五個一般疾病的病患或是一個罕見疾病的患者。「巴拉拉小魔仙」選擇治療五個一般病患,即追求最大的總體利益。後問隊「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則選擇就龐貝氏症的現行治療手法和未來假設透過CRISPR進行治療該如何操作發問。對此,「巴拉拉小魔仙」認為現行酵素療法需多次施打係因為是外來藥物會遭患者身體排除;CRISPR的部分則可能要在胚胎時期就介入治療,同時這項治癒技術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方能進入臨床。

        評審問答環節,周成功教授就生命科學知識的部分詢問現行酵素療法經由循環系統給藥當如何作用於肌肉細胞。「巴拉拉小魔仙」回答肌肉細胞表面有受體能攝入注射酵素,但此回答顯然有違基礎生物概念,遭周成功教授提醒隊伍應在看到一個電影情節或現象後進一步的思考其機制是否合理。

薛文珍副校長則希望「巴拉拉小魔仙」能提供他們此次問卷調查的母體大小,「巴拉拉小魔仙」回答一共是一千份且均為有效回收(編按:提供母體原為統計調查中相當重要的因子之一,當主動附於圖表中)。薛文珍副校長再追問既然他們認為罕見疾病治療應由政府負責,換句話說即為社會買單,那麼他們預期中人民所能接受的外加稅額應為多少,並提醒本題沒有對錯,只看思考邏輯。「巴拉拉小魔仙」認為每人增繳五千元當在合理範圍,且言外之意是考慮到各人的經濟負擔能力可比照所得稅採累進稅率進行。

「巴拉拉小魔仙」在短講環節穩定的發揮,論述以外,輔以問卷調查的方式,廣納意見並增加說服力,受評審表揚,在問答階段也展現出相對應的積極,惟在科學性部分宜在加深探索,綜合各項分數,於此次競賽中斬獲季軍。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師大附中-哥是傳說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哥是傳說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擁有如此霸氣隊名的「哥是傳說」,同時擁有特別堅實的科學背景,三名隊員皆來自師大附中的數理資優班,且其中兩人屬於生物專研,另外一人雖屬物理專研,卻也對生物充滿熱愛,在每次問答中以科學性的角度脫穎而出,斬獲亞軍的殊榮。

有別於其他隊伍,「哥是傳說」選擇《姊姊的守護者》此部電影入題,描述妹妹安娜的出生其實是媽媽為了拯救患有白血病的姐姐凱特的性命,進而使人深思真正的愛。「哥是傳說」先將白血病進行分類,並對其病因與移植骨髓過程進行詳細的介紹,雖然對於移植前注入三氧化二砷是為恢復細胞功能上,有科學性上的小錯誤(編按:三氧化二砷俗稱砒霜,其功能是殺死細胞,給新生或新移植的細胞騰出空間生長),但整體短講皆展現出這支隊伍較深厚的科學實力。

電影中,妹妹的出生經過胚胎植入前的基因診斷,出生後為姊姊提供諸多細胞和組織進行移植,針對這段情節,「哥是傳說」提出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提及台灣現行的《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主張應在個體有意識下進行移植的決定,妹妹的親情和姐姐的生命之前是難以衡量的課題。

「哥是傳說」接著也以競賽指定議題進行論述,認為基因沒有好壞之分,而是就演化的角度判斷其適不適應環境。另外,針對罕見疾病的議題,認為政府有責任「有條件的」照顧病人,不全然是社會責任。最後藉由片中的情節探討安樂死的議題,認為安樂死不應該受到年齡的規範,家人應傾聽並尊重個體的想法。在短講的結尾,「哥是傳說」回到關於電影的省思,雖然表面上妹妹是姐姐的守護者,但其實生病的姊姊卻也一直是家人的守護者,留下十分耐人尋味的結語。

進入詰問階段,先問隊「魚尾紋」先就電影情節提問如《姐姐的守護者》如果要求其中一個小孩捐贈組織或器官給另一個小孩,那麼親情和道德之間該如何取得平衡,「哥是傳說」回答應該要聽取當事人和家長雙方的意見,取得共識後方能實行。「魚尾紋」再問如果治療一個疾病會使患者罹患其他影響生活的病症,比如說罹患鐮刀行貧血能抵抗瘧疾感染,該如何看待此事,可能因為提問者的表述不夠清楚,這一題雙方並未能在同一個點上進行有意義的探討。後提問隊「碳為觀止」則就身體自主權及醫生建議主角的父母人工產生一個作為藥糧的孩子是否合法進行問答,「哥是傳說」明確表示醫生的建議是不合法的,且說明他們認為身體自主權包含決定何時終止自己的生命。

評審問答環節,阮麗蓉研究員詢問他們是否知道現行科技另有更完美的方式可以治療姐姐的白血病。「哥是傳說」回答CAR-T(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或為另一個有效的治療手法,使阮麗蓉研究員表達驚喜與滿意之情。接著,她追問短講中提及的安寧醫療在台灣的現況,和「哥是傳說」就醫療預立遺囑和其年齡下限進行討論,在時間內「哥是傳說」的表現稱十分穩健。

薛文珍副校長則希望他們就未成年人的投票權和身體自主權進行類比,討論其年齡下限的設定。「哥是傳說」表示年齡下限的設定和其決定會不會受到長輩干涉有關,就這點而論,投票權的部分性質上較易受長輩影響,而身體自主權是各人自己的身體,沒有人會比當事人清楚,故他們認為年齡下限在身體自主權上的設定是不太合理的。薛文珍副校長更進一步的請他們說明電影中的母親是否就是一個徹底的反派角色,「哥是傳說」表示這純粹是角度的不同,母親的底線只是兩個孩子都要活著而已。

「哥是傳說」在此次競賽中充分展現出自己的優勢,以相對深厚的科學探索和人文認知完美應對評審的詰問,在短講及問答部分皆有很好的表現,最終獲得亞軍可稱是實至名歸。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隊伍側寫_新竹女中-Bad Girls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Bad Girls決賽側寫

撰文者:連奕然、謝季恆

以激昂的語調訴說觀點,來自新竹女中高三的Bad Girls或許沒有最強硬的科學基底,卻用質樸真誠的心在決賽中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最終從七支隊伍中出線,用最踏實的付出與努力拿下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的冠軍!

「Bad Girls」先是中規中矩開場,直接切入所選電影《愛的代價》的介紹,有別於其他組的是,她們接著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演出一小段類似於電影的番外篇,帶著所有人一起回顧電影情節,並在這段扮演中對龐貝氏症的病因和治療,包含藥物Myozyme、幹細胞移植過程與CRISPR基因編輯技術都進行較深入的解釋,在表示基因編輯的時代已成必然的同時,卻也表明出編輯人類受精卵的爭議。雖然在這部分的短講,「Bad Girls」略有失誤,但她們很快反應過來,對整體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再來,「Bad Girls」提及中國學者賀建奎的研究,使用CRISPR技術對一對雙胞胎寶寶進行基因編輯,認為其「殘忍」地讓姊妹成為對照組,引發人道上的爭議。「Bad Girls」表示對於基因編輯技術的應用,我們需要合宜的規範加上透徹的了解,並引用諾貝爾得主尼倫伯格的所言:「操縱遺傳密碼的力量最終由社會決定。」

接著,「Bad Girls」展示出她們在學校進行問卷調查的結果(編按:提供母體原為統計調查中相當重要的因子之一,記得主動附於圖表中),發現大部分人贊成基因編輯修改受精卵,也認為治療罕見疾病是社會責任,更加強調自己的觀點。更令人驚訝的是,「Bad Girls」分享他們聯絡陳桓崇博士與罕見疾病團體所收穫的鼓勵與感動,更堅信為弱勢發聲的目標,也顯示出他們為了競賽付出的心力與對社會的關懷。最終,「Bad Girls」說:「真正的改變不是一個人做了所有,而是所有人都做了一點點改變」,為短講畫下溫暖的句點。

進入詰問環節,「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提出以CRISPR進行基因修復需要正確的模板,那麼如龐貝氏症這種體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又該如何以此技術進行修復,「Bad Girls」回答CRISPR所需的參照模板除了使用對應的同源染色體序列外,亦可另外由外界給予,顯示其有較完整的背景知識。「巴拉拉小魔仙」提問為何她們以「殘忍」形容賀建奎的研究,「Bad Girls」表示賀建奎蓄意不對雙胞胎中的另一個進行基因編輯,讓他成為對照組,不是真的要對這對小孩好,是謂「殘忍」。雙方在此次對答中展現出各自不同的觀點,也以己方觀點說服對方,過程火花四射,給評審留下深刻印象。

評審答問階段,阮麗蓉研究員先請她們就知識財產權,換言之,追溯這些藥物開發前很多非藥廠人員投入的努力,討論為什麼是由藥廠來決定藥價,而消費者就只能接受。「Bad Girls」回答藥廠是最終使知識累積化為實物的重要環節,因此他們有資格獲利。何佩玲執行長則有意延續「巴拉拉小魔仙」對「Bad Girls」的提問,針對她們對「巴拉拉小魔仙」所產生的強烈情緒反應,和她們討論藥物的臨床試驗過程同樣是產生了許多的人體對照組。對此,「Bad Girls」以電影中的案例,在藥物進入臨床實驗時,徵求三個患者試驗皆為給予真藥,且眾多患者皆爭先恐後的想成為那三個幸運兒,說明這樣才是不「殘酷」的選擇。

客觀而言,「Bad Girls」的「殘酷」較偏向以結果導向的看法,科學研究必須擁有對照組才能進行實驗,且真正施加基因編輯後也不一定是樂觀的結果;然而,以競賽的觀點,她們能捍衛自己的看法並嘗試增加說服力,展現出的積極精神值得嘉許。最後評審講評道,「Bad Girls」除了以問卷調查論證己方觀點,更重要的是主動尋求專業協助、加深知識背景並為短講增添不同之處,使她們在本次競賽中成功拔得頭籌,拿下2019年冠軍的寶座。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成果

本屆青年尬科學決賽,已於9月7日(六)士林科教館圓滿落幕。七支隊伍競賽成果如下─

冠軍隊伍

Bad Girls -國立新竹女中 [彭怡文、吳佳芯、郭真伊],指導老師 : 張淳琤

亞軍隊伍

哥是傳說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林祺瑋、鄭紹祺、包錦達],指導老師 : 周洺朱

季軍隊伍

巴拉拉小魔仙 -桃園市私立新興高中 [龔士豪、薛語嫺、呂欣蓓],指導老師 : 鄭治鑫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決賽暨頒獎典禮

時間

2019.09.07

 

地點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 9樓 國際會議廳(臺北市士林區士商路189號)

參加資格

晉級決賽隊伍|3名學生以及1名指導老師,每隊共四人

決賽短講指定電影:

賽短講內容

每隊從五部指定電影中選擇一部進行科學短講(不得與複賽選擇相同),演說內容需包含下列二至三個議題:

1.你如何看待用基因編輯來修改人類受精卵的基因這項生殖科技的重大突破?
2.治療罕見基因疾病是社會的責任嗎?請以《愛的代價》討論這個問題。
3.基因有好壞之分嗎?

短講規則

  • 參賽隊伍(7隊)同時在舞台上競賽,發表順序於賽前抽籤決定。
  • 每隊3人:分為發表提問答覆三個階段,每位隊員角色不限,競賽時間內隊伍成員可相互討論。
  • 發表隊伍發表前,主持人會先抽出1組提問隊伍(先提問)。
  • 發表隊伍發表後,主持人會再抽出另外1組提問隊伍(後提問)。
  • 發表、提問與答覆三階段內容如下:
    發表:以科學短講方式講述議題,共計7±1分鐘。

提問:每隊提問時必須向另外兩隊各提出1個問題,1個問題有1.5分鐘。

答覆:答覆提問隊伍的問題(共2個),每個問題有2分鐘答覆。

  • 每隊上台發表至該隊答覆者答覆完問題視為一回合。
  • 一回合結束後,進行評審問答,由發表隊伍答覆(不限隊員、不限人數),問答時間共計3分鐘,時間到立即終止。
  • 隊伍可自備道具使用。
  • 每一回合流程如下(以A隊上台發表,抽到F隊與C隊提問為例):
活動流程 時間
主持人抽籤—提問隊伍F  
A隊發表 7±1分鐘
主持人抽籤—提問隊伍C  
F隊提問 1.5分鐘
A隊答覆 2分鐘
C隊提問 1.5分鐘
A隊答覆 2分鐘
評審問答(由A隊成員答覆) 3分鐘

 

決賽可使用工具

  • 主辦單位提供:簡報器、投影設備、麥克風(至少兩支)。
  • 隊伍可自備道具使用。

 

評分方式

科學素養40%(包含科學精神與科學知識)、表達能力與團隊精神30%

交互問答30%。

每階段(發表、提問、答覆)超過10秒扣1分。

 

獎項

團隊獎

・冠軍1組,每組獎金新台幣60,000元整、獎盃、獎狀;

・《科學人》雜誌免費贈閱一年,並將獲邀參加2020居禮夫人高中化學營。

・亞軍1組,每組獎金新台幣45,000元整、獎盃、獎狀。

・季軍1組,每組獎金新台幣30,000元整、獎盃、獎狀。

 

指導老師

冠軍隊伍指導老師可獲得獎金新台幣10,000元整。

決賽隊伍指導老師可獲得感謝狀乙份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2019台積電盃-青年尬科學】晉級決賽名單

本屆青年尬科學競賽—複賽,於8月23日(五)於臺灣大學思亮館國際會議廳舉辦。全國複賽的12組隊伍,脫穎而出晉級到決賽的7組隊伍、以及全國候補隊伍如下─

全國決賽隊伍

◎ Bad Girls (國立新竹女中)
◎ 巴拉拉小魔仙 (桃園市私立新興高中)

◎ 每次唸隊名都很舒服 (臺中市立臺中一中)
◎ 魚尾紋 (臺南市私立瀛海高中)
◎ 哥是傳說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 顏值不需要編輯的少女們(臺北市立北一女中)
◎ 碳為觀止 (國立嘉義女中)


全國候補隊伍

◎1.  Weeeeeeed (臺北市立北一女中/臺北市私立延平中學/臺北市立建國中學)
◎2.  906 (臺北市私立延平中學附設國中部)

全國決賽將於9月7日舉行,歡迎線上報名・免費觀賽
敬請期待以上這些同學們更優異的表現!

決賽議題】(亦可詳見複賽手冊)
*注意!參加決賽隊伍,如要放棄晉級資格,請於2019年8月29日 16:00以前E-mail通知主辦單位 scinarrator@gmail.com,以安排候補隊伍。(未通知大會又不報到隊伍,取消獎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