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評論

〈回音谷〉從「向失敗者致敬」談起◎周成功

一月二日科月40週年慶祝活動上,我就交大林照真老師寫的「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一書,發表了一些個人的看法,會後引發了不少討論。在此我想把我的觀點再說清楚一點。

eliot.@flicker

科學月刊走過40年,台灣的科技社群前方似乎還有著一條漫漫長路。

首先,我認為林照真這本書和2009年的熱門話題: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有不少相似之處。兩本書都是透過大量的訪談,描繪出在動盪的大時代中一群小人物的際遇,不同的是在「大江大海」中,我們看到小人物被那沛然不可抵擋的時代潮流淹沒了的無奈。但是林照真書中描寫科學月刊過去四十年在台灣社會中的努力,卻是一群有理想的小人物,投身在這個由科普為號召的社會運動裡,前撲後繼努力掙扎的歷程。他們從推動科學普及的工作中意識到建全科技社群的重要性,他們透過散漫的串聯對主管科技政策的官僚體制發聲。他們像唐吉訶德向風車挑戰般地質疑政府即興式的科技決策。

Read more »

〈新聞評論〉四十年的未竟之業

出處 ∣ 知識通訊評論

kr87

四十年前的這個月,有一本雜誌在台灣正式開始發行。這本雜誌反映的是那個時代的文化氛圍,也反映出近代中國與台灣的一種歷史傳承和切割,這本雜誌就是《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創刊,主要是由當時海外唸科學的一批留學生發起的,他們之所以會開始如此一本雜誌,有他們自己唸科學的一個信念,這個信念簡單講就是「科學救國」,另外則是當時台灣面對整個大環境的一種思想出路;冷戰大局中台灣和大陸的對峙,以及台灣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感,都促成這個以比較政治中性,或是以比較 具有國際面貌的科學來作為標的之行動。

當然,科學雜誌是二十世紀科學成為一代顯學後的普世現象,並不是我們社會文化特有的,不過在我們的文化中,卻有著特別不同的文化和歷史意涵。

近代科學的起自歐洲,照英哲懷海德(A. Whitehead)的說法,那是人類歷史的一個偶然。但是這個歷史的偶然機遇,卻全然改變了歐洲命運,使得歐洲文化在近幾百年中一躍而起,成為人類歷史舞台上的主角。

我們面對近代科學,有一個曲折的過程。十八世紀起因近代科學而來的歐洲殖民主義,終於在十九世紀闖進天朝自居的大清帝國,中國歷史的綿長傳承,文化上的自適自足,視科學不過「夷技蠻方」,並不以為意,未料卻在「堅船利砲」之下,備受屈辱,喪權失地幾乎到了亡國之境。 Read more »

〈回音谷〉咱的教育-理盲與理性◎江才健

近代科學對人類思想帶來啟蒙,已不是需要爭論的議題,只不過「啟蒙」是甚麼意思?教化模式的知識引介,價值單一的思想教誨,能帶來什麼樣的啟蒙,其實是我人自「五四」以來仍未深入檢討和反省的。

caijian Jiang 002

江才健先生也是一月二日台大論壇的嘉賓之一,負責林照真老師新書發表的主持事宜。

2010-01-05?? 中國時報
【江才健/知識通訊評論發行人】

日昨《科學月刊》四十周年,周成功教授提出《科學月刊》之努力是失敗的結論,引起注意。而台灣科學社群的多位成員,也在不同的場合,以八八水災氣候預報、新流感疫苗接種,甚至最近的美牛事件,作為科學社會教育失敗的佐證,甚者更提出「理盲」的大帽子,指責社會的缺乏「理性」。

《科學月刊》在四十年前創刊,論者已指出,其反映的正是我人文化對科學帶來啟蒙的一貫思維。其他不論,只看一九一五年一些留學生在美國康乃爾大學成立「科學社」,後來在上海辦起《科學》雜誌,如果比較當年《科學》雜誌的發刊詞,與五十五年後《科學月刊》的發刊詞,兩者雖長短不同,但理念則一,都是以科學作教化和啟蒙的思維。

其實回顧《科學月刊》四十年的歷程,其努力不可謂不深,對社會的影響也不可謂「船過無痕」,光看前天發表的林照真的新書《台灣科學社群四十年風雲》,便可知一二。

那為何卻有這麼多投身科學教育的學者專家,會在台灣歷經半個世紀的科學教育之後,依然感到失望沮喪,認為科學並未深入人心。這問題的癥結,恐怕正出在科學的教化與啟蒙心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