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谷〉不重視科普 才是問題重點◎潘震澤

月初《科月》發行四十周年慶祝會上,周成功教授說出「從最近美國牛肉、HINI疫苗的亂象來看,台灣的科學素養還停留在相當原始的狀況,與四十年前差異不大,《科月》創刊時的理想,可以說是失敗了」這番話後,引起不少回響。

Money Grab_Steve Wampler @flicker

學子只求背多分,不求甚解;成人只求多賺錢,不再讀書。

2010-01-12 中國時報

【潘震澤】

有意思的是,時論廣場刊出的三篇回響,作者都不是自然科學專業人士;他們的論點也不在探討《科月》到底失敗了沒有,而是把《科月》與「科普」畫上等號,藉以批評科普教育的失敗。譬如沈昌鎮先生投書說:「科教推廣者已背離了《科月》創刊的五四文人精神:作為『社會公器』的科學教育,以及『為人民服務』的科學。」

江才健先生的投書則把矛頭指向「科學的教化與啟蒙心態」。他質問:「教化模式的知識引介,價值單一的思想教誨,能帶來什麼樣的啟蒙?」

黃俊儒先生認為「在歐美國家裡,『科學』與『民眾』間的關係已經逐漸地從單向的傳輸,轉變為雙向的溝通」,而國內「主流論述卻還在緬懷這種『科普教化」』功能……,不脫以文化精英之姿,來數落常民對於相關科學知識認識的不足,而未能窺見這道越來越難以跨越的對話鴻溝。」

我以為上述評論都把「科學教育」與「科學普及」混為一談,是最大敗筆。江文說科學的教化模式不當,指的應是前者;我以為那與國內的升學、就業、政治、經濟等環境,關係更大。當生存競爭重於一切時,追求知識的理想早就擺在一旁,導致學子只求背多分,不求甚解;成年人只求多賺錢,不再讀書。

老實說,我不懂什麼是「為人民服務的科學」。科學本來就有理論與應用之別,不可偏廢。我們可以批評國內學界過於重視論文發表、而無暇多顧社會責任;但喊出「科學應為人民服務」的口號,與紅衛兵何異?再者,沈先生說承認失敗是為了爭取更多經費,更屬不實之指控。

從事過科普工作者都知道,要把科學知識說得深入淺出,兼有趣味,絕非易事。尤有甚者,許多科學知識與人的直覺不符,難以讓人相信;如果說還與宗教教義、政治信念起衝突,更是討不了好。像氣象預報、美國牛肉到疫苗施打等,都不全是科學問題,又何獨苛責科普?

黃文還說:「專家與精英把科學獨大化,而不把『溝通』與『協商』當作同等重要任務」,更是搞錯對象;「專家與精英」與「科普工作者」基本上不是同路人。國內科普名家王道還說得好:「只有將科普視為值得追求的志業,才能對科普人科以責任,才可能規畫科普人的養成教育,才能評估科學社群不再講究文化教養、文化品味的程度。」國內的科學社群不重視科普,不講究教養與品味,才是真正遭到忽視的問題。

(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