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谷〉從「向失敗者致敬」談起◎周成功

一月二日科月40週年慶祝活動上,我就交大林照真老師寫的「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一書,發表了一些個人的看法,會後引發了不少討論。在此我想把我的觀點再說清楚一點。

eliot.@flicker

科學月刊走過40年,台灣的科技社群前方似乎還有著一條漫漫長路。

首先,我認為林照真這本書和2009年的熱門話題: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有不少相似之處。兩本書都是透過大量的訪談,描繪出在動盪的大時代中一群小人物的際遇,不同的是在「大江大海」中,我們看到小人物被那沛然不可抵擋的時代潮流淹沒了的無奈。但是林照真書中描寫科學月刊過去四十年在台灣社會中的努力,卻是一群有理想的小人物,投身在這個由科普為號召的社會運動裡,前撲後繼努力掙扎的歷程。他們從推動科學普及的工作中意識到建全科技社群的重要性,他們透過散漫的串聯對主管科技政策的官僚體制發聲。他們像唐吉訶德向風車挑戰般地質疑政府即興式的科技決策。

但時過境遷,在科月發行40年後的今天,我們再回頭來審視台灣社會大眾對科學認知的究竟提昇了多少而科技社群的運作是否健全?如果我們看看2009年台灣社會發生的各種紛擾,就不難發現台灣社會整體的進步,並沒有表現在大家討論社會爭議問題的態度上。從三聚氫胺,食用油中的砷含量到近日的H1N1疫苗和美國牛肉,我們看到的只有不負責任的媒體,名嘴與政治人物,道聽塗說地胡說八道。社會大眾迷失在這種難辨真偽的資訊風暴中而無所適從。學術界或科技社群在這些議題上完全缺席,有的也只是一些零散,或是非專業的「專家意見」。科技社群不能參與社會上有紛爭的議題,提供專業的知識背景作為討論的基礎就是失職。在民主社會中,我們當然應該尊重每個人的選擇與發表意見的自由。但是放任「似是而非」或是「顛倒黑白」的論說,成為社會意見的主流而完全失聲,我們的科技社群也未免太「後現代」了一點吧!

image003
《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林照真著

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我所期待的科技社群至今並沒有出現。而展望未來,我也看不出來臺灣科技社群有什麼改變的契機。最近國科會不斷發信要大家自報專長,原來有人計劃沒拿到,向監察院告狀。監察院給國科會壓力,於是國科會決定從今年開始,研究計劃的初審委員有一半由電腦抽籤決定。面對監察院無理的要求,國科會的主事者(他們不都是科學界的精英或是領袖)不能據理力爭,反而屈從於「權勢」作出這種貽笑大方的政策決定。我們的科技社群似乎仍然保留著二、三十年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怕事心態。自嘲為失敗者的我只能說我們面前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1949年的失敗者留給了我們一塊能夠在此安生立命的土地,我們又能留給後來者一些什麼呢?這也許是個愚蠢的問題!Never Min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