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科月慶四十‧論述與反響】

追思《科學月刊》創辦人林孝信老師

「科學到民間」計畫是因為林孝信老師的構想而生,
緣起於「科月40」,謝謝老師對科學界的貢獻。

林孝信老師生平事略

以下文轉載自李國偉老師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495456230762595&id=100008946968719&pnref=story

老林,真英雄人物!

林孝信就讀台大物理系時,經前輩介紹去《新生報》創辦《中學生科學週刊》。我當時還是建中的學生,不記得是不是老林返校發動愛好科學的在校生,也替這個週 刊供稿。然而,我當時對老林在辦這份週刊上的貢獻,其實缺乏充分的認識。等到我考上台大數學系,老林那屆學生剛好已畢業。直到我自己在中壢第一士校服役 時,正趕上他們這批留學生創辦《科學月刊》,我才逐漸認識到老林的名號。因為受到他們精神的感招,在擔任數學教官閒暇之時,翻譯了一篇美國《新聞週刊》關 於天文的報導,成為我在《科學月刊》上發表的第一篇作品。

我在1971年夏季末去美國Duke大學留學,大約在1974年左右,有朋友跟我聯繫,說保釣大將林孝信因事往美國南方串連,將途經我所在的Durham 城,可否在我的居所過夜?我當時已久仰老林大名,表示非常樂意接待他。過了不久,老林與一位口音帶廣東腔的朋友,就出現在我門口。那是我首次見到老林本 人,他即滿腹熱忱跟我這個後輩談各種大事,尤其我們在數學、物理的哲學基礎,以及反對帝國主義左翼思想方面,特別談得投緣。多年後老林返國在某次《科學月 刊》聚會時,我問他是否還有印象,當然他是記不起來了。

2010年是《科學月刊》創刊40週年紀念,老林認為《科學月刊》是台灣社會的公共資產,所以要由台灣社會共同來慶祝。他在前一年召集了照顧整體活動的總 籌備會,找來幫忙的人包括:劉源俊、李國偉、高涌泉、周成功、陳竹亭、羅時成、劉康克、林基興、王惠珀、曾華璧、林崇熙、呂理德、陳建邦、程樹德。老林首 次提出的構想,果然表現了他獨有的氣魄,在經費還搞不清從何而來時,他預備辦兩次紀念茶會,7場研討會,「科學到民間」的科普演講至少200場,以及「一 人一科普‧全民讀科普」的科普閱讀年運動。我們這些老朋友只有全力衝刺,幫老林達成他的理想,也是對於他為台灣科學教育摩頂放踵奉獻的功績,致上崇高的敬 意。

我在籌備會上主張用「理想‧啟蒙‧奉獻」六字代表《科學月刊》的基本理念,得到老林贊成做為紀念年活動LOGO的標誌文字。2010年11月20日在交大 舉辦了一場「理想‧啟蒙‧奉獻——《科學月刊》在台灣」的學術研討會,是老林特別重視的一場研討會,因為老林從年輕起,就嚮往「美國科學促進會」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簡稱AAAS)這個民間的組織,更一心想以《科學月刊》的社群為基礎,擴建成具有類似功能的「台灣科學促進會」(TAAS)。雖然《科學 月刊》除了出版事業,確實也建立了社團組織,但是老林心目裡的TAAS在他一生裡從未實現。因為1990年代之後,台灣科學界建制化已經鞏固,年輕科學家 在專業堡壘之外遊走的動機日漸淡化。

在交大的研討會上,我發表了一篇論文,題為「《科學月刊》淑世精神的淵源與挑戰」,想為老林的理想作一個註腳。該文曾在《科技報導》分兩期刊出,但是因篇幅關係刪去了註解文字。我願在此以網誌方式張貼全文,並貼出參與研討會學者的合照,做為為對老林的追思。

 

〈回音谷〉從「向失敗者致敬」談起◎周成功

一月二日科月40週年慶祝活動上,我就交大林照真老師寫的「台灣科學社群40年風雲」一書,發表了一些個人的看法,會後引發了不少討論。在此我想把我的觀點再說清楚一點。

eliot.@flicker

科學月刊走過40年,台灣的科技社群前方似乎還有著一條漫漫長路。

首先,我認為林照真這本書和2009年的熱門話題: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有不少相似之處。兩本書都是透過大量的訪談,描繪出在動盪的大時代中一群小人物的際遇,不同的是在「大江大海」中,我們看到小人物被那沛然不可抵擋的時代潮流淹沒了的無奈。但是林照真書中描寫科學月刊過去四十年在台灣社會中的努力,卻是一群有理想的小人物,投身在這個由科普為號召的社會運動裡,前撲後繼努力掙扎的歷程。他們從推動科學普及的工作中意識到建全科技社群的重要性,他們透過散漫的串聯對主管科技政策的官僚體制發聲。他們像唐吉訶德向風車挑戰般地質疑政府即興式的科技決策。

Read more »

〈回音谷〉不重視科普 才是問題重點◎潘震澤

月初《科月》發行四十周年慶祝會上,周成功教授說出「從最近美國牛肉、HINI疫苗的亂象來看,台灣的科學素養還停留在相當原始的狀況,與四十年前差異不大,《科月》創刊時的理想,可以說是失敗了」這番話後,引起不少回響。

Money Grab_Steve Wampler @flicker

學子只求背多分,不求甚解;成人只求多賺錢,不再讀書。

2010-01-12 中國時報

【潘震澤】

有意思的是,時論廣場刊出的三篇回響,作者都不是自然科學專業人士;他們的論點也不在探討《科月》到底失敗了沒有,而是把《科月》與「科普」畫上等號,藉以批評科普教育的失敗。譬如沈昌鎮先生投書說:「科教推廣者已背離了《科月》創刊的五四文人精神:作為『社會公器』的科學教育,以及『為人民服務』的科學。」

江才健先生的投書則把矛頭指向「科學的教化與啟蒙心態」。他質問:「教化模式的知識引介,價值單一的思想教誨,能帶來什麼樣的啟蒙?」

黃俊儒先生認為「在歐美國家裡,『科學』與『民眾』間的關係已經逐漸地從單向的傳輸,轉變為雙向的溝通」,而國內「主流論述卻還在緬懷這種『科普教化」』功能……,不脫以文化精英之姿,來數落常民對於相關科學知識認識的不足,而未能窺見這道越來越難以跨越的對話鴻溝。」

我以為上述評論都把「科學教育」與「科學普及」混為一談,是最大敗筆。江文說科學的教化模式不當,指的應是前者;我以為那與國內的升學、就業、政治、經濟等環境,關係更大。當生存競爭重於一切時,追求知識的理想早就擺在一旁,導致學子只求背多分,不求甚解;成年人只求多賺錢,不再讀書。

Read more »

〈回音谷〉走出科普 教化思維◎黃俊儒

2010/01/11 中國時報【黃俊儒】

因在恆常衝突的科技社會中,台灣需要的不再只是對科學的神奇與無所不能所進行的廣告及行銷,而是需要與民眾好好溝通及參詳科學的過程、限制、影響、價值及可能的代價。

最近不管是氣象預報、美國牛肉、疫苗施打,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水庫興建爭議,似乎都在說明:民眾是否有好的科學素養,已然牽動著國家的食品衛生政策,甚至是對外貿易協商與社會安定的重要關鍵。這些紛紛擾擾的背後,也開始有輿論反省台灣的科學教育是否出了問題,所以導致社會的理盲與泛政治化,民眾不願用科學的證據去思考事情。
過去,在我們所熟悉的「科普」教育下,無疑是一種針對科學所進行的「大眾化」及「普及化」的過程。但是在這個用詞的背後,卻也微妙地隱含了「科學」尊崇與居高臨下的地位。因為在二十世紀前期,科學及科技急速發展所展現的驚人影響力,已大大地改變了人類現代社會的樣貌,任何想要富國強兵者,無不需要搭上科技發展的列車。因此將科學知識對於一般民眾進行「推廣」、「宣導」、「教化」,無疑是一個合情合理的過程。
但是二十世紀後期,在科學繼續展現威力的同時,卻也伴隨著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副作用、侷限性,甚至是反作用與破壞性(例如大氣汙染、環境惡化、核能威脅、基因操控、新流行病、武器擴散…等)。尤其是在西方科學發源的歐美國家中,因為跟科學打的交道日久,民眾明顯地開始在信任及支持上產生了動搖。例如,英國皇家科學會在八零年代,就曾透過大規模「公眾科學理解」的調查,試圖從中找到挽回民眾對於科學信心及信任的方法。此外,在美國國家科學會或是英國皇家科學會等,均鼓勵科學家需要主動地對民眾進行相關科學計畫的說明及溝通。
許多現象均顯示,在歐美國家裡,「科學」與「民眾」間的關係已經逐漸地從單向的傳輸,轉變為雙向的溝通。尤其是當權威觀點與生活經驗無法接軌時,以及專家宣稱的偶而失效時,這就不再是簡單的一句「尊重」科學證據或科學原理就能輕易地搪塞。更何況我們正面臨的,是氣象專家、食品專家、疫苗專家,對於相同議題都有著正、反不同意見及主張的狀況,我們又如何要求民眾放心地把自己的身家交給「科學數據」呢?

Read more »

〈台大論壇報導〉科學月刊四十週年 將推廣科學下鄉◎呂炯昌

國內歷史最悠久的科學刊物之一《科學月刊》為慶祝創刊四十週年,一月二日在台大集思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科學月刊台大論壇」,為2010年一整年的系列活動揭開序幕。包括《科學月刊》創辦人林孝信、台大校長李嗣涔、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前教育部長曾志朗等人,都出席回顧自己和這本月刊匪淺的關係。

2010-01-08 玉山電報【呂炯昌】

科學到民間祝福奉獻儀式

創辦40年的科學月刊,將在全國大學、中學、社教機構辦200場「科學到民間」科普講座,推廣科學下鄉教育。(攝影/林敬原)

書生報國創立科學月刊

1970年元旦,一群沒有後台、財團支持的留美學生,本著書生報國、讓科學在台灣生根的理念,創辦《科學月刊》。試刊號一出刊,馬上收到爆量信件和超過5000份訂閱單。

國內許多知名科學菁英,如中央研究院院士劉兆漢、前教育部長曾志朗、前行政院院長劉兆玄等、前文建會主委黃碧霞等人,都曾是《科學月刊》的忠實讀者,甚至參與編輯團隊。

前文建會主委黃碧端也是「科學月刊」創始人。她說,在台大讀研究所時,與《科學月刊》負責人熟識。但是真正要出刊時,這些人都在國外,她負責國內聯絡與打雜任務,她說:「我真是這本雜誌篳路藍縷的見證人。」

她表示,台灣還是個「理盲」的社會,是關心科學的人可以努力的,因為科學求真、講理、談事實。她以百年歷史的《國家地理雜誌》為例,「《科學月刊》才四十歲正值顛峰,希望能一直辦下去。」

Read more »

〈回音谷〉咱的教育-理盲與理性◎江才健

近代科學對人類思想帶來啟蒙,已不是需要爭論的議題,只不過「啟蒙」是甚麼意思?教化模式的知識引介,價值單一的思想教誨,能帶來什麼樣的啟蒙,其實是我人自「五四」以來仍未深入檢討和反省的。

caijian Jiang 002

江才健先生也是一月二日台大論壇的嘉賓之一,負責林照真老師新書發表的主持事宜。

2010-01-05?? 中國時報
【江才健/知識通訊評論發行人】

日昨《科學月刊》四十周年,周成功教授提出《科學月刊》之努力是失敗的結論,引起注意。而台灣科學社群的多位成員,也在不同的場合,以八八水災氣候預報、新流感疫苗接種,甚至最近的美牛事件,作為科學社會教育失敗的佐證,甚者更提出「理盲」的大帽子,指責社會的缺乏「理性」。

《科學月刊》在四十年前創刊,論者已指出,其反映的正是我人文化對科學帶來啟蒙的一貫思維。其他不論,只看一九一五年一些留學生在美國康乃爾大學成立「科學社」,後來在上海辦起《科學》雜誌,如果比較當年《科學》雜誌的發刊詞,與五十五年後《科學月刊》的發刊詞,兩者雖長短不同,但理念則一,都是以科學作教化和啟蒙的思維。

其實回顧《科學月刊》四十年的歷程,其努力不可謂不深,對社會的影響也不可謂「船過無痕」,光看前天發表的林照真的新書《台灣科學社群四十年風雲》,便可知一二。

那為何卻有這麼多投身科學教育的學者專家,會在台灣歷經半個世紀的科學教育之後,依然感到失望沮喪,認為科學並未深入人心。這問題的癥結,恐怕正出在科學的教化與啟蒙心態。 Read more »